首页

AD联系:2102450763

威尼斯真人厅

时间:2020-02-27 00:38:48 作者:星空棋牌 浏览量:49113

AG非凡同享💰【6ag.shop】💰【威尼斯真人厅】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上胡公书上胡公书,见下图

上胡公书

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,见下图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上胡公书,如下图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

如下图

上胡公书,如下图

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,见图

威尼斯真人厅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

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上胡公书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上胡公书上胡公书。

上胡公书

威尼斯真人厅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上胡公书。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1.上胡公书

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上胡公书上胡公书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2.上胡公书。

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3.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上胡公书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4.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上胡公书上胡公书上胡公书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上胡公书。威尼斯真人厅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皇冠即时比分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澳门大金沙

上胡公书....

波音平台

上胡公书....

环亚集团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....

环亚官方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....

相关资讯
水晶宫国际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....

金沙大赌场

  唐太宗曰: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。” 乃移史馆于禁中,命宰相监修国史,遂成定制。 宋元明清,因袭故事。 预其事者,或爵显于朝,久蒙圣眷之隆;或才高于世,素为儒林之望;时人莫不以为荣。 近日传闻 ,《清史》重修在即,有司命戴逸开馆主其事,窃以为不妥。     伏念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;重理轻文,大势所趋。开放以来,学风日新。 理工医法,人气依然;外语经贸,后来居上。 故当今专攻文史、经济之徒,或考理不中而转文,或为脱农门而学史。 彼等寻章摘句,但为柴米油盐;人云亦云,空喊马恩列斯。 致有如历以宁者, 炒股于先,倒房于后。 身居燕园,敛财甚于奸商;心驰宦海,献媚巧于佞臣!不肖如此,岂堪大任?     余十而有五始致于学,精研通鉴,熟读毛选;二十年间,手不释卷。 惜时运不济,十载轩窗,未建张姚之功;一介布衣,犹负书生之气。纵观执政诸公,半出清华;偏爱商工之实效,忽视典籍之虚佐。 或勤于理财,洋为中用有余;怠于读史,古为今用不足。 见贫者衣不蔽体,竟称:“皇帝新装”;下岗千万,犹言:“中国特色”。     今国是已定,毋庸赘言;《清史》方修,尚有可为。或曰修史乃不急之务,委之书生亦足矣。 此言大谬。 昔汉武帝开边,丝路已成荒漠;太史公受刑,《史记》犹束高阁。又,王安石变法,祸乱当朝;司马光修史,功在千秋。由是观之:经世之才,不过辉煌一时;史笔之功,或可绵延累世。 窃以为修史之盛事,非公主持不足以彰圣德,非公主持不足以正人心,非公主持不足以兴教化。 彼戴逸者,因风云际会得为公之副,岂非幸甚乎?    公摸石渡河,惠及天下苍生;余皓首穷经,志在一家之言。今食既乏鱼,行且无车;常畏老病同来,更恐穷愁并至。苟得厕身其间,当死而无憾矣。 恳乞圣主明鉴,予以量才录用。莫使郦生年老,徒受田横之烹;宾王不遇,空蒙武后之叹!            后学敬呈 六月十日

(作者:天涯社区 潘国良)

....

热门资讯